登录

×
登录

注册

× 注册

好色小姨第314篇

•  发布时间:18-10-19 14:01:15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喂,是我。给力文学网”拔通电话之后,叶凡发出低沉的声音。

“叶凡?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头是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我需要小刀会在燕京所有大小头目的详细资料,包括姓名职位以及经常出入的场所,陈铭,你需要多长时间?”

电话那头的陈铭皱了下眉头,“如果是详细资料的话,最快也要十分钟,叶凡,你怎么想起要这个,难道你要对小刀会动手?”

作为帝车情报团委的老大,要弄到小刀会的资料其实并不难,但是要弄到里面所有组织成员的详细将被的话,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叶凡皱了下眉头,摇头道:“我等不了那么久,我看就三分钟吧,我在青道口路口等你。”不等陈铭反应,叶凡说完之后很没有礼貌地挂了电话。

小刀会作为燕京本土地下世界的老大,其势力自然不容小觑,叶凡考虑到了做了白雪山如何收拾残局的事,最省心的方法就是将他们势力在燕京连根拔起,把他们的每一个头目都给废了,让他们翻不了身!

陈铭真是哭笑不得,这个叶家的小子还真是会给自己找麻烦啊,在燕冰冻有着超强后台的小刀会,它们的资料在团委上已经属于A级档案了,要在这么短时间内弄到每一个头目的详细信息,看来也只能出动S组的情报人员了……

陈铭快速地打了几个电话……

在叶凡打完这些电话之后,图图已经把车开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前面就是青道口的街头了,隐约间还可以听到连绵不断的枪声。(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这么明显地火拼都没有一个警察来管,可是白雪山也做了不少的工作。

看来这次有的玩了!叶凡嘴角略微扬了扬。

在叶凡他们到来之前,一辆军绿色的悍马已经停在了路边上,悍马是改装过加长的,从它厚厚的一层装甲来看,应该是一辆重甲防弹的装甲车,在华夏国,能弄出这玩意儿的,除了军队,不作它想。

叶凡看到这辆悍马,嘴角微微扬了扬,吩咐图图将车开了上去,在悍马面前吱一下停了下来。

悍马车窗缓缓地摇了下来,露出里面的一张刚毅的面容来。

“陈铭,好久不见!要你亲自送东西来,真是不好意思啊。”叶凡哪里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样子,直接伸出了双手。

陈铭苦笑不已,在燕京世家当中,也只有叶凡这小子敢这样跟自己说话,不过,他并没有生气,而是觉得做这一切阳理所当然的,因为,叶家欠他的太多了!而作为叶倾城的好朋友好兄弟,陈铭有义务要为叶凡一中开绿灯。

“上面是小刀会大小头目的相片,以及他们经常出入的场所。”。陈铭递过了一本小册子。

“谢了。”叶凡笑嘻地接过了,打开稍微看了看,里面的资料果然都很详细甚至连这些头目的相好都有记载。

叶凡将车窗也摇了起来,就要开走的时候,陈铭却把他叫住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过我要劝你一句的是,体系里,已经有人在关注你了!所以你最好不要闹出什么大的动静,不然,恐怕叶家也很难会为你说话……”陈铭还是没有说出一些重要的话来,因为他隐隐地察觉出了背后那个针对叶凡的人是谁,他的身份说出来的话,牵扯太大了!

“哼!那又怎样?叶家?他不找我我倒还要去找他!”叶凡冷冷地道,眼中陡然闪过一股慑人的寒芒!

陈铭显然也被叶凡这一身杀气所震动,不过下一秒钟,他便再也感觉不到什么了,他疑惑地揉了揉眼睛,难道是自己刚才看错了?

这时候,他分明看到的是叶凡一脸嘻笑的表情,轻松地道:“好了,你丫的滚你蛋吧,这次我和胖子都不会出手,放心了吧?”

叶凡说完之后,别克车就钻入了青道口中,飞一般地向前冲去。

陈铭苦笑着也开着他的悍马走了,他没有听到叶凡的后半名,“我们不会出手,自有人人会为我们出手……”

“不好了!胖爷,据最新传回来的消息,青道口又涌进来了大批小刀会的人,身份已经确认,是狂刀的人,领队的是黑熊,他们直往我们这夜总会而来!”一个小弟慌慌张张地从外头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他身上已经血红一处,显然是中弹了。

“朗四呢?”胖子咬了最后的一根鸡腿。

“四爷他正在前而带领着兄弟们死战着,四爷说了,他就算是死,也绝不让小刀人踏入夜总会一步!”那个小弟满眼通红地道。

胖子淡淡的笑了笑。

就在这个时候,街面上突然传来了刺耳的车响,接着就是枪声喊叫声大作,可是那个刺耳的声音越来越响,忽然,夜总会的落地窗户‘哐当’一声震响,一辆伤痕累累的别克车就这样突兀地出现了在胖子眼前!

“保护胖爷!”这时一直注意这边的朗四也围了上来。一众小弟一个个拔着枪对着那辆别克。

别克车吱溜一声停了下来,从车上走出了两个很有特色的人,一个穿着黑衣风衣,戴着黑色眼镜,整个就是一黑客帝国里面人物的打扮!

而另外一个……很普通嘛!嘴角微微上扬着,不时地摸着下巴,好像多有型似的。

“胖子,看来你这里也不太平啊。”叶凡笑道。

胖子不屑地道:“一群渣渣而已,胖子爷我一个手指头就能灭了!”接着,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道,“朗四,我要你在半个小时之内将他们赶出青道口,你能不能办到?”

朗四心里有苦自知,现在他们几乎就是被人往死里打来着,要死里逃生恐怕都很困难,而要他把小刀会的人给端了?还在半小时之内?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过,朗四知道,如果这次自己能挺过去的话,那以后可就是跟着胖爷吃香的喝辣的享福时候了!想到这里,朗四一狠心,大吼道:“今天我朗四就豁出去了,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他就带着一众小弟赴死去了。

“图图,跟在他后面,他如果要做什么,你就帮他。”叶凡淡淡地道,图图二话不说,端着枪就跟着朗四冲了出去。

已经做好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心理准备的朗四忽然惊诧地地现,在自图图的转入之后,小刀会的人竟然节节败退,而他们的士气却一直在狂升,一下冲破了束缚,悍不畏死地向着弹雨冲杀过去!

而小刀会派出来的人虽多,但都是些混子,最主要的是他们没有主心骨,黑熊青蛇等都不见了踪影,他们压着朗四的人打的时候还可以,但一旦被朗四的人反扑,这些人无组织纪律性的一面就彻底地表现出来了,几乎就是一哄而散,连个象征性的反抗一下都没有,因此让朗四他们很轻易地就重新夺回了青道口的控制权。给力文学网

等朗四在各处要口布置好人手返回青道夜总会的时候,却早已经不见了胖爷的踪影。

夜晚燕京宽敞的公路上,一辆别克车以超出它性能承受范围之内极限地行驶着。

别克车内,一个胖子正津津有味地啃着鸡腿。

“你不要命了?在燕京这样的闹街道上这样飙车?”胖子啃着鸡腿漫不经心地道,但是他却没有一点紧张的样子。

正开着车的叶凡没有理会他,而是说了句似乎并不相关的话,“老头子出山了。”

这一句看似很普通的话听在胖子耳中犹如重磅炸弹,他一下弹直了身体,把鸡腿扔一边,惊诧万分地大叫:“什么?”

“本来我也不相信,不过这的确是真的,我刚刚收到傻妞的消息。”叶凡脑中浮起了傻妞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

胖子仿佛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而是自言自语地道:“他老人家无缘无故怎么会离开骊山呢?想不年,他在那一看似就是二十多年,他怎么会突然间要离开……”

“不会就是为你我的事吧?”胖子疑惑地道。(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叶凡摇头,“燕京的天并没有变,我们也没有揪起什么风浪来,我想应该不是。”

“那这就有猫腻了。”胖子意味深长地。

别说胖子想不明白,同样的,他也想不明白,自己爷爷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当年被家族赶出来时,他曾经发过誓有生之年再不踏进叶家一步,这二十多年来,他也一直都是在骊山静养,就连燕京从来也没有涉足过,这次他突然间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燕京,难道是为了什么事而来吗?

想不明白!叶凡把当年在边疆学的车技发挥到了极致,别克车以火箭一般的速度急驰着。

而此时,在燕京城北的同仁路的一栋宅院之内,却是灯光通明。

同仁路,取自四世同仁之意,据说这条路先后住过四个帝国的开国功勋元老,燕京里的土地是出了名的寸土寸金,但是这条同仁路却是占地几万亩,却只坐落着寥寥几家的府邸,这些府邸,都是帝国赏给那些为帝国作出了杰出贡献的元老们的,当作是一点心意。

而凡是能住进这条街里的人,无不是显赫一时的人杰,无不象征着身份和尊荣。

而在同仁路的最末尾,坐落着一处毫不起眼的宅院,这种很普通的宅院却坐落在这样的一条特殊意义的街道里,让人颇为费力,可是熟知这里的人却没有一个敢因此而对这家宅院的主人有丝毫的轻视。

因为,这里面的人,发出的声音,含有帝**~方的影子。

这里,就是权倾一时的叶家!

只不过,现如今的大门上,仿佛是多年未曾刷过油漆一样,已经微微地有些褪色,而门上牌匾的叶罕两个大字,多少经历了无数岁月的风雨洗礼,让人有一种沧桑的厚实感,但是那牌匾上的字迹却是苍劲有力,威严犹在!

叶家大厅里,正首位上坐着一个年渝古稀的老者,老者一头白发,见证了岁月的沧桑,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依然不怒自威,让人不敢直视!

他就是叶家的当代家主,叶无明!

而叶无明对面,坐着的,也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老者大概也是六七十岁的样子,气技较叶无明来说,倒显得有些儒雅。

如果叶凡在场,赫然发现,这人竟然是临海市司空家族的老族长司空。

叶无明望着司空,不禁想起了当年的往事,紧紧地握着司空的手,动情地道:“老弟啊,我们这一别就是二十多年,你还是风采依旧,而我已经是垂垂老矣!”话语中竟不住地稀虚。

司空也不由得再一次想起了当年的往事,也是一阵的感慨,当年他在燕京也算是一方人杰,只不过因为那件事之后,他就退出了燕京的舞台,去到临海发展,而也因为那个人的缘故,他在心里默默发誓,今生再不踏进燕京一步!

只是没想到,数年之前,当代叶家家主叶无明居然会给自己打电话,要自己务必在三日内赶来叶家,一诉离别之情,而真正让司空宁愿违背当年的誓言,不得不动身前往叶家的原因则是因为,叶无明说了一句话:我有求于你。

因为当年,在司空落魄之际,是叶家帮助了他,因为有了叶家的支持,才能让才能让他有自己的势力,而也从那时开始,经过和叶家多次往来,叶无道和司空极为的投缘,于是是结为了异姓兄弟。

只不过,后来……

想起了囚禁在骊山的叶无道,司空忍不住一阵的黯然,曾经他好几次想开口问叶无明,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一个外人,根本无权来过问。

叶无明仿佛还沉浸在当年的往事之中,依然忘我地道:“这二十年来,司空家族已经发展壮大,而我们叶家,早就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叶家了。”

司空一惊,叶家,作为帝国的开国家族,是何等的尊荣?而帝国,更是从来没有将他们这些元老家族忘记,叶家更是掌握了帝国绝大多数的军事力量,可以说,在帝国中,绝对是超然的大家族,但是现在叶家主为什么会在自己面前说这种话?

司空没有说话,而只是静静地听着,他知道叶无明一定有话要对自己说。

果然,叶无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老弟啊,对当年我把无道赶出叶家的事,你还是耿耿于怀啊!”

“不敢。”司空慌忙起身,叶无明虽然已经不在位置上多年,可是在帝国中依然有着超然的地位。

叶无明摆了摆手,示意司空坐下,“其实当年我也有苦衷啊,无道作为我们叶家这一代中最璀璨的明珠,你以为我就真的舍得让他退出家门吗?当时的局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司空默默不语,当年的事情谁对谁错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一关是他的恩人,一头是他的结拜兄弟,两头不能兼顾,因此他只好选择了退出。

他抬头想说些什么,忽然看到了叶无明额头上的皱纹,心中一动,他在这一刻,好像又老了许多……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