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登录

注册

× 注册

好色小姨第318篇

•  发布时间:18-10-20 13:56:49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叶凡冷冷地注视着这几人,看他们都老实了下来,转着望了胖子一眼,胖子会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扶着司空缓步地走向了小楼。(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屋外的这几人受到了冷眼喝西北风的待遇,但是屋内的司空却是受到了另外一翻规格不小的接待。

等司空进得屋子里来的时候,叶无道正背着身子,看着墙上的一幅画出神,还是叶凡有意的加重的脚步声将叶无道从出神中拉了回来,他转身看到了司空,忙紧走几步,紧握着司空的手,动情地道:“老弟啊,这么多年不见了,别来无恙否?”

司空也是显得很激动,“大哥,我们这一别就是二十多年,没想到再相见之时,你依然风采依旧,而我,却已经垂垂老矣!”

司空忽然想了起来,这是他昨天见到叶无明家主时,叶无明对他说的一句话,没想到这么快,自己也能说这一句话了,只是此情此景,除了这句话,却又再找不出其它的庆来代替他心中的感慨。

想不年,结拜的时候,叶无道还比他年长一岁,称为大哥,但是二十年过去了,自己已经是老态龙钟,而大哥却风采不减不年,如果让他重新回到燕京的话,恐怕又要和当年一样,揪起另外的一场豪门之争吧?

“是啊,这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都老了,老弟,这些年你为叶家特别是为小凡的事,你付出太多了!”

司空不悦地道:“大哥,你说的什么话,当年的事,我每每想来都觉得对不起你,当年我没有能力Z出来替你说话,以至于你落得如今的……”

叶无道却是哈哈大笑,豪迈地道:“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当年的事,我们不必再提,我们今天来,只为兄弟情!”

“那是自然,”司空大哥丝毫没有了当年离开燕京时候落莫失意的情绪,知道他这些年来已经是看开了,于是就直转正题道:“大哥,不瞒你说,我这次来是受人所托,你也知道我当年受叶家大恩,我必须得还!所以我这次没有经过兄弟你的同意,就带了叶家的后人前来,虽然当年是叶家对不起你,不过,叶家也是迫不得已,而这些年来叶家已经到了山穷水水尽的地步,不用我说大哥应该也知道他们此次前来的用意,只是不管怎样,既然人家是带着诚意来的,作为长辈,总得给后辈一个陈过度错误的机会吧?”

叶家当年做错了吗?没有,当然没有!

就算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叶家家主叶无明依然还会这样说,如果再给他一个可以重来的机会,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舍弃叶无道!

只因为他是叶家的家主,他肩上担的担子太重太重了!他必须要为家族着想,就像如今,为了家族,他又不惜放下这张张老脸,来求叶无道回去。

这的确是政治的悲哀,哪怕你是显赫一时的超然大家族,也逃不过这种命运的规则,既然是规则,就得遵守,谁也别想打破它!

叶无道没有立即答话,而是给司空泡了一杯菊花茶,随后自己也亲手泡了一杯,看着在茶杯中不断翻滚着的菊花,叶无道脑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风资卓越的女子,当年,就是这个女子一天一天新手地给他泡菊花茶,只是这楼还是当年的小楼,人还是当年的人,小花,如今你在哪里?

司空也轻轻地品着菊花茶,在燕京,能有机会喝到大哥亲自泡的茶水的人不多,他算是其中的一个。

叶无道轻轻呷了呷茶水,淡淡地道:“既然是老弟你带来的人,那就见上一见吧!”

唉,老头子看来还是和当年一样感情用事啊!本来他可以不见叶家的人的……

叶凡心里叹了一口气,拉开了房门,对门外的人喊道:“老头子请叶家的人进来。”

叶守信急忙小跑了进来,对着坐在正首位的叶无道施了一个礼道:“晚辈叶守信见过二老爷。”

“二太爷爷好!”叶倾城很乖巧给叶无道鞠了一躬。

“好好,老大啊,二十年不见,你的妹妹都这么大了。”叶无道笑呵呵地道,就像是一个慈祥的老爷爷。

再怎么说,他也姓叶,身上流的也是叶家的血,当年是叶无明将他赶出了叶家,和这些小辈无关,他没有必要为难这些小辈。

“见过二……”叶守义这一声二老爷实在是叫不下去,他心想我才是叶家的二老爷啊!

叶无道看也不看叶守义,当年他还在叶家的时候,就对叶守义不待见,这小子心术不焉,不是同一路人。

“二爷啊,你不知道这些年你不在叶家的日子,叶家多么的苦!而我父亲,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恐怕已经是时日无多,但他还天天念叨着对不起你,只想在有生之年再看二爷你一眼,还请你抽空回我们叶家看看啊!”叶守信简直就是声泪俱下。

叶守义吃惊地看着自己大哥,我们叶家这些年不是一直都在燕京呼风唤雨的吗?有你说的那么惨吗?

叶无道却是不为所――淡淡地道:“有什么好看的,我早已经不是叶家的人了,回去看什么?当年的事我也不想提了,谁是谁非已经没有意义,你父亲如果真的挂念我的话,这次他为什么不亲自来,而是让你们这些小辈出面?”

“这……”叶无道的语气虽然不重,但话的内容却如同一块大大头压在了叶守信的胸口上,叶守信愣在了当场,他要怎么说,难道要说,他父亲因为还念及他的一点脸面,而不肯委屈自己低声下气地求人么?

“大哥……”司空毕竟是受人所托,他也不想叶宁信他们太过于难堪,想出言提醒一下大哥。

叶无道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算了,过去的事我也不想再计较了,本来和你们这些小点辈也没有关系,这次你们来的目的我一清二楚,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是不会回去的,从当年他把我赶出叶家的那一刻开始,我今生将永远不会再入叶家门一步!”

屋子里的气氛很压抑,压抑得让人想室息。

叶无道的话说得很死,丝毫没有反驳的余地。

不光是叶守信,就连司空也是面如死灰,他毕竟有负人所托啊!

但是只有一个人除外,叶守义心里可乐翻了天了,如果叶无道不肯回去的话,那就不会对他的计划产生影响,那他就靼凑赵苹惺铝耍

只是他现在面上还装出一副落幕难过的样子。

“不过,我不回去,他却可以!”叶无道手一指叶凡。

“我?”叶凡奇怪地问道。

叶家人纷纷转头看向了叶凡,就连司空眼睛都是一亮。

“不错,你回去给叶无明带两句话,焦裂的局面是叶家自己造成的,怪不了任何人,如果,他要叶家破开今天的局,办法只有一个,就是站出来,为叶凡出头,不过,我要叶无明亲自前来!”

“叶家要破开今天的局,办法只有一个,就是站出来,为叶凡出头!”

包括叶凡在内,叶无道这句掷地有声的话让屋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惊呆了!

叶无道眼神冷厉地扫在了屋子里的每一个人的身上,众人都不自觉地低了低头,雄师已经沉睡了二十多年,如今他已醒来,发出的那一声仰天怒吼,依然令人生畏!

自小跟着叶无道的叶凡知道,在面对叶家人的时候,老头子已经动了真怒,他再也不会退让,他要向叶家发出自己的声音!

二十年前,正是人生事业都已经达到了人生巅峰的叶无道无情地被叶家舍弃,叶凡知道,老头子心里很愤怒,在面对外来压力的时候,叶家居然选择了退让,为了家族利益,将他扫地出门,从而老头子性情大变,从此不问政事,过起了隐世的生活。

而叶家也渐渐地从辉煌走向了落没,当年叶家强盛,制定了这种规则,老头子无情地授受了游戏规则,既然身在局中,他无话可说。给力文学网落莫出走燕京,他心有不甘,不过不甘又怎样?人生有太多的不如意,你既然选择了玩这场游戏,就要遵守游戏规则,该退出了就要退出。

可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叶家又妄想让他重新复出,引出与其交好的那些势力,再次地依附于叶家光环之下,可是这个时候叶家似乎忘记了,现在的游戏规则已经变了,老头子才是制定游戏规则的人,而叶家,想要玩这场游戏,只有毫无条件地授受规则!否则,就滚开!

老头子虎目含恨,不怒自威!

对于叶无道的强硬态度,尽管叶守信在来的时候早已是心中有数,可是面对叶无道此刻的雷霆之火还是有些不知所借,他看了叶凡一眼,心中充满了无奈,叶家的命运,难道真要交到这个人手中?

不!万万不能!

先不说叶守信在叶家经营多年,一心只想着让他儿子叶倾城接叶无明的斑,掌控叶家的所有权力,光就是这个叶凡,他不过是叶家的一个弃子而已,无权无势,凭什么让整个叶家站在他面前替他说话?

而他,又凭什么能带领叶家重塑辉煌?

而让叶守信瞬间做了这个决定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清楚地了解自家老爷子的脾性,如果他在场,断然不可能接受!

如果是叶无道自己站出来要求的话,叶无明被迫于家族利益,或许会答应叶家全力站出来支持叶无道,毕竟叶无道的影响力摆在那里,而且当年的事,始终是叶家欠他的!

可是,叶凡他有什么资格?他为叶家做过什么?

想到这里,叶守信用力摇了摇头,苦着脸道:“二老爷子,充其量,他就是叶家的一个后辈小子,如果按照排辈,他上面还有阿城和阿达两位哥哥,是怎么也不会轮得到他的。”

叶凡听出来了叶守信的意思,眉毛挑了挑,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在叶家中得到过什么,也不奢望去夺叶家的什么权,在他眼中,这些,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他这一刻必须要站出来,争一口气,就为了将他养大的老头子!

叶凡知道,老头子一生无所求,他将他一生中所学都毫无保留地教给了他,而老头子这一生中只有一个心结,就是当年被叶家扫地出门的事,这么多年来,虽然老头子一字未提当年的事,但是叶凡知道,这是老头子心中唯一抹不去的痛!

他必须要为老头子争这一口气,同样的,是他欠他的。

叶倾城愣愣地看着叶无道,眼中满是狂热,相对于做叶家的家主来说,他更崇拜强者。

叶守在一旁眼有喜色,闹吧闹吧,你们闹得越大越好,最好两败俱伤,让阿达得利。

果然,叶无道在听了叶守信的话之后,放声大笑,笑得甚是沦桑,笑声中含有一种掩饰不住地悲凉,让人不禁为之动容,这笑声中究竟包含了他怎样的辛酸与无奈?

叶家,果然还是那个叶家啊,自私自利,却又总是自以为是,他们难道还以为他们是当年叶家吗?他们还有选择的权力吗!

叶无道看着叶守信,冷冷地道:“这是你们叶家给我的答复吗?”

叶守信眼皮一跳,忙道:“哦,不,我不过是叶家的代表,最后的取舍,还是要由我家老爷子拍板。”

虽然很大程度上,叶守信可以断定,自家老爷子肯定也不会同意,但是这关系到叶家的生死存亡,他不敢妄下断论,还是等回去交由老爷子处理吧!

叶无道身子气势陡然一盛,大喝道:“混账!既然不能作主那还谈什么!回去告诉叶无明,就说我叶无道在养心湖等着他,我给他一天的时间!阿凡,送客!”

叶家,难道真的没落到了如此的地步吗?

到了这种时候,难道还要计较可怜的面子吗?叶无道冷笑,叶家,我已经给了你机会,就看你是不是愿意要抓住这次的机会了……

叶凡推开了房门,用眼神示意屋子中人离开。

叶守信等人脚步难动半分,他们今天是带着使命哑的,可是就这样灰地回去了,老爷子怎么看他们?

叶守义这时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幸好老爷子没有把这烫手山羊交给自己来处理,这回老大完不成任务我看他还有什么脸面回去交差!

司空看着有些僵持不下,只好硬着关皮出来打圆场,“大哥……”

叶无道却是一摆手,“老弟,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并不是在故意为难小辈,我只是在夺回一些本来属于我们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叶家欠他的。”

叶无道看了看叶凡,这个孩子,从小就没有受到过叶家的一点点恩泽,反而处处受到叶家的打压,现在,只不过是为了讨要一个说法。

这些话,他本来可以不用和司空说的,可是他毕竟是自己的结拜兄弟,和那些人不同,他和叶家人的恩怨,其实根本和他无关。

司空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向门口走去,叶家人直到现在还看不清时势吗?他回来了,那个曾经的雄狮叶无道回来了!

雄狮发威,整燕京无人敢挡,而叶家,又何必去触他的逆鳞,难道当年的教训还不够吗?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